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资讯 » 农业新闻 » 国内动态 » 正文

撑起机手安全“保护伞”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9-06-01  来源:农民日报  浏览次数:81745
内容摘要:目前正是三夏农机作业高峰。5月24日,在河南省南阳市西峡县回车镇红石桥村,一辆来自陕西的跨区作业收割机翻入洼地麦田中,造成收

 

目前正是“三夏”农机作业高峰。5月24日,在河南省南阳市西峡县回车镇红石桥村,一辆来自陕西的跨区作业收割机翻入洼地麦田中,造成收割机受损,驾驶员和辅助作业人员受伤。图为陕西省农机安全协会查勘定损人员韩喆光(左一)正在处理事故。

“十年辛苦奔小康,一场事故全泡汤。”这句顺口溜形象地说明了农机事故对机手和家庭的灾难性影响。随着农机购置补贴政策的实施,极大地释放了广大农民的购机热情,我国农户农机具拥有量快速上升,以拖拉机为例,1978年全国拖拉机拥有量约400万台,2008年已超过1500万台,这还不包括数量庞大的农田作业机具。农机化水平的提高,在促进农业生产条件改善的同时,农机手作业时意外伤害风险、财产损失风险、田间作业时对第三方人身财产造成损害的风险等也逐渐增加。

机手亟需一种专门为自己量身打造的农机保险!

2009年,陕西省农机监理总站成立农机安全协会,在全国率先启动农机互助保险试点。如今经过10多年的实践和探索,陕西省农机互助保险累计发展互助会员24万多名,服务区域跨越川、鄂、豫、陕、晋、冀、甘、宁等18个省区,受理农民报案1.7万多件,支付补偿金4700多万元,为全省参与农机互助保险的机手撑起了一方“保护伞”。

把一家一户的风险变为共济共担,让所有保险参与者成为利益共同体

谈起农机互助保险设立的初衷,陕西省农机监理站原站长行学敏认为:“农机互助保险作为一项新生事物,从根本上来说是解放思想、改革创新的产物。”

行学敏告诉记者,随着农机大量增加,农机事故频发,而机手往往是家里的主劳力,农机作业是家里的主要收入来源,一旦出现事故,对农机户的影响尤其巨大。当时,他们调查发现,一台收割机参加跨区作业一年可收入5~6万元,一台20~30马力拖拉机跑运输可年收入2~3万元,由于出了农机事故往往没人管,都是自己损失自己赔,别人损失也得自己赔,很容易造成农机手及家庭因事故返贫和致贫。同时,按2004年5月1日颁布实施的《道路交通安全法》规定,拖拉机必须参加交强险,农机监理部门才能为其挂牌、办证、年检,由于交强险连年亏损,商业保险公司从开始的抢着办到后来互相推,导致很多农机无法办理交强险,农机监理部门因此不能办理相关手续,无保、无牌、无证、无照的“四无”农机大量存在,农民有事故不报案,事故数据难统计,给农机安全管理工作带来很大困难。

一方面保险公司不愿保,另一方面农民又嫌保费高缴不起。面对农机手迫切的保险需求,经陕西省农业厅批准,省民政厅登记注册,省保监局认可,2009年2月17日,依托省农机监理站,陕西省农机安全协会正式成立,为农机专业合作社和农机手提供农机互助保险服务,农机户或农机手缴纳安全互助会费,即成为协会会员,把一家一户承担的风险变为大家共济共担,让所有保险参与者成为利益共同体。由此,陕西省农机监理站成为第一个“吃螃蟹”的省级农机监理机构。

从诞生的第一天起,作为非营利性的互助保险组织,陕西省农机安全协会利用监理系统的资源,在各市设立办事处或中心会员服务站,在县级设立会员服务站,由省协会授权经办互助保险业务。会员发生事故后,借助农机监理系统完善的基层组织体系和专业的技术力量,能够及时组织救援、查勘定损,合理确定补偿数额,既大大减少了展业、定损的成本,也维护了农民利益,增强了互助保险的公信力。

同时,健全管理制度。协会成立安全互助管委会,管委会对会费实行“集中管理、分户记账、统一调配、收支两条线”的管理体制。行学敏解释,集中管理是指会员服务站收到的互助会费、赞助费等资金必须全部上交,由省协会集中统一管理。分户记账是指各县会员服务站分别记账,明确各自盈亏情况。统一调配是指协会负责互助会费的调配使用,统一将工作经费、补偿金等划入市州办事处、县会员服务站的账户。若某县发生特大灾害,本县互助会费总资金量不够补偿事故损失时,省协会先划拨补偿资金保证补偿,并记录该县借款,待该县互助会费总资金量有结余后归还调剂资金。收支两条线是指省协会为会员服务站在当地开设互助会费结算专门账户,包括收入专户和支出专户两类,收入专户用于上交收取的会员会费、赞助费等,支出账户用于发放工作经费、补偿金等。

既坚持低会费水平、广覆盖原则,又根据发展适时增加保险项目,提高保障水平

作为这项试点的发起人和组织者,行学敏介绍:“考虑到农民收入水平低的客观实际,协会一开始在设计互助保险制度时就坚持低会费水平、广覆盖的原则,一方面压低会费的总体水平,一方面设计了多个互助会费档次,由农民自己选择,以吸引他们参与。”

在西安市的陕西省农机安全协会办公室里,协会副理事长王福利从保险柜里拿出几张2009年的参保单。记者看到,当时只为农机手提供拖拉机和收割机互助保险,险种也仅有农机机身损失互助险、驾驶人意外伤害互助险两项服务,其中拖拉机互助保险会费为每台100~400元,每50元一个档次,共7个档次,最高补偿限额从1.2万元到5万元不等;收割机互助保险会费为每台300~1000元,分4个档次,保障金额从6万元到10万元不等。王福利随后又拿出一张2012年的保单,告诉记者,从2011年开始,农机互助险就已覆盖全部农机,险种也在两项基础上增加了第三者身故、医疗和财产险。现在,农机互助保险不仅包括机身损失、驾驶人及辅助作业人员意外伤害、第三者责任三大主险,还纳入了玻璃破碎、非事故部件损失、自燃损失等五类附险;不仅保障项目越来越齐全,保障水平也逐年提高,联合收割机设计综合保额从最开始的26.2万元,提升到目前的57.5万元,第三者身故险从10万元增加到30万元。

对此,王福利告诉记者:“不论是增加险种,还是提高保障水平,都离不开省市县财政的支持。”据了解,从2012年开始,陕西省对参加农机互助保险的农机手,省市县政府按保费收入的40%给予保费补贴,其中省级财政拿30%,市县拿10%。2018年,陕西省农机安全协会又承担了农业农村部“陕西联合收割机安全互助保险创新试点项目”,这是全国首家获得中央财政支持的农机互助保险单位。财政补贴资金的支持,使大幅提高驾驶人和第三者意外身故补偿限额从愿望变为现实,为农机互助保险提供了强大支撑。

险种和保额上的变化也收获了更多农机手的认可。武功县农机安全监理站负责人罗斌统计,2009年全县长期运营农机约1200台,参加互助保险的农机有130余台,仅仅占了总量的10%;而2018年全县长期运营的农机约1000台,参加互助保险的农机有700余台,参保比例近70%。“农机互助保险越来越完善,自然会收获越来越多农民朋友的认同。”罗斌对记者说。

会员作业到哪里,服务就跟随到哪里,农机互助保险真正成为农机手的安全“保护伞”

农机互助保险的目的是服务机手,农机互助保险的好坏,农机手的评价无疑最权威。

武功县长宁镇田刘村农机手刘逢斌告诉记者,早些时候农机互助保险只有两种险,而且只能给拖拉机参保。不过现在,农机互助保险的项目就非常丰富了,不但能给拖拉机、收割机、微耕机等各类农机参保,而且险种涵盖了农具及拖车、玻璃破碎等。“2017年6月,我驾驶收割机在本村收麦子时,玻璃破碎了,对于我这种小事故,县监理站让我直接拍照片和视频发过去,我维修玻璃花了750元,没几天就收到了补偿的420元。险种越齐全,我们农机手出了事故损失越少,也越能踏实干活。”刘逢斌说。

“今年我刚给自己的收割机买了互助保险,再过些日子就要去跨区作业了,有了保险心里才踏实。”在渭南市临渭区官道镇新天村的瑞峰农机专业合作社里,农机手王学龙告诉记者:“我们每年四五月份都会开着农机出发开展跨区作业,前后长达近半年,从南到北,途径四川、河南、甘肃宁夏、青海等数个省份,时间长、面积广、跨度大,难免会出些事故,也因此总是担惊受怕。”他对记者说,买了这个保险,遇到事还真管用!“2016年7月14号,我和妻子在甘肃省武威市跨区作业时,妻子从收割机上摔下,小腿骨折,我把妻子送往医院的同时,就给互助保险打了电话,虽然我们是在陕西投的农机互助保险,但查勘组来得还真快,不到三个小时他们就驾车到了医院,看望了我妻子,然后又去查勘了事故现场,最后按辅助作业人员意外伤害险的最高金额补偿了我9000元,减轻了我不少负担!”

从西安到甘肃武威驾车怎么也要十多个小时,查勘组是如何在第一时间赶过去的?看到记者诧异的神色,王福利笑着告诉记者:“‘有险必出,一呼就到’是协会的宗旨。从2011年起,协会每年‘三夏’‘三秋’期间都会组建跨区作业服务队,会员作业到哪里,我们的服务就会跟随到哪里。”王福利记得,2015年“三夏”期间,协会派往河南的服务车就有8辆,20天左右处理了170多起事故,最高的一天处理了23起。“当时最紧张时,是在河南南阳,由于下雨,两天发生了13起事故,其中8起都是农机翻车的大事故,必须第一时间赶到现场,组织群众施救。我们一个组三个人两天没吃过一顿安稳饭,安稳觉更是没睡过一个。”

扩展服务内容,提高会员的黏性和获得感,探索让农机互助保险“叫好又叫座”的有效途径

上午9点多,在武功县农机安全监理站,记者看到,300多名农机手拿着保单排起了长长的队伍,罗斌告诉记者,这些农机手是来领取参加农机互助保险的福利——农机优惠加油卡。据了解,今年陕西省农机安全协会与中石油陕西销售分公司联合,在西安、渭南、咸阳、宝鸡、榆林等7市为会员发放加油优惠卡,会员凭加油优惠卡在中石油加油站每升柴油可优惠0.6元。仅此一项,预计就将为农机手年节约燃油费1.2亿元!

4月9日,陕西省农机安全协会联合中国农机化协会、湖北省农机安全协会,在武功县启动“陕鄂农机手劳动大竞赛”,陕西省凡持有合法驾驶操作证件、参加农机安全互助保险的拖拉机和联合收割机机手均可参赛,获得前100名的优胜机手均会受到相应的物质奖励,前10名还会被授予“陕西王牌农机手”称号。这是协会连续第二年举办这一活动。

从成立之日起,陕西省农机安全协会为了提高会员的黏性和获得感,就下足了功夫。早在2010年,协会就创造性地开展了会员积分权益制。协会财务科科长梁丰林对记者说:“会员的会费每年都会有结余,商业保险往往会把结余作为利润,而我们把这些结余转换成积分的形式,返还给会员们。若当年没有发生农机事故,则会员在下一年再次购买保险的时候,可以减免部分会费。”会员积分权益制还有一个好处,如果会员没有发生事故,以后的缴费水平会下调,从而激励会员做好自身安全管理;如果有会员骗保,互助会费结余就会减少,从而影响到所有会员的权益积分,这样就能促使会员相互监督,防止道德风险发生。梁丰林介绍,到2018年年底,协会已经累计返还会员积分830余万元。

会员对查勘补偿结果有异议怎么办?协会办公室主任刘玲玲向记者解释道:“为了保证公平,协会建立了事故定损补偿监督员制度,会员超百名的乡镇可设立1~2名定补监督员,这些监督员由选举产生,并且要满足参加农机互助保险两年以上、驾驶技术好、熟悉法律法规、办事公道、热心公益等条件。如果有机手对补偿不满意,那么定补监督员会代表其对补偿提出异议并有权查阅定损相关材料。”

尽管具有明显的制度优势,并且获得了农机手的广泛认同,采访中记者也不时听到这样的呼声,“与农机出事故受损相比,我们更害怕的是伤到人。”泾阳县键潍农机专业合作社理事长刘武说,他希望农机互助保险的保额可以进一步提高。渭南市临渭区田市镇机手李铁甲说:“我今年52岁,从1997年开始干农机至今,早已把它当成职业。农机互助保险对我们机手来说是件好事,出了事故有保障。就是希望钱少交,保障高,赔得快。国家多给点保费补贴。”渭南市农机局副局长李宏才说:“农机手是社会的弱势群体,为国家的粮食生产作出了贡献,农机作业风险高,需要保险作为后盾,希望国家在政策上给予支持,让互助保险为机手提供更好的风险保障服务。”

此外,互助保险覆盖率不高、财政补贴资金申办难度大等也是制约农机互助保险发展亟待解决的问题。陕西省农机安全协会提供的一组数据显示,到2018年底,全省参加安全互助的拖拉机不到注册总量的7%,收割机只占20.9%。显然,让农机互助保险“既叫好又叫座”还大有文章可做。

农村网  责任编辑:农村网
 

      温馨提示:您正在浏览的文章是“撑起机手安全“保护伞””
      原载地址:http://www.nongcun5.com/news/20190601/65649.html
      版权声明:本网站刊载的资讯由网友提供分享,资讯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表示农村网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建议。网友转载请注明原作者姓名及出处。如有侵犯到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对于农村网的原创作品,受国家知识产权保护,版权属于农村网所有。转载务必注明出处及作者。凡用于商业用途需征得书面同意,否则追究法律责任。
 
 
[ 新闻资讯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参与评论

 
推荐图文
农业网站建设_农业网站设计_农业网站制作
推荐新闻资讯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版权隐私 | 帮助中心 | 网站地图 | 商务合作 | 网站留言 | RSS订阅
工信部信软〔2015〕440号   农市发[2016]2号   国发〔2015〕40号   农发〔2017〕1号   中央一号文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