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资讯 » 农业新闻 » 国内动态 » 正文

养猪场里的“标准化”生活介绍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9-01-14  来源:猪价格网  浏览次数:84024
内容摘要:在日本,富士通公司为养猪业设计了一套完整的生产管理系统,在这个系统中,富士通大量运用了带有高容量高频RFID标签的耳标,将过
 

 

在日本,富士通公司为养猪业设计了一套完整的生产管理系统,在这个系统中,富士通大量运用了带有高容量高频RFID标签的耳标,将过去使用纸(现场调查记录)处理的履历管理电子化。引入RFID标签后,养猪场就有能力对每一头猪的饲料投放、病例、投药信息进行统计。目前,用于养牛的系统正在测试中,日本有明确的法律规定,三年后所有养牛场都将采用RFID标签进行管理。

80年代的猪圈

走进河北省石家庄市辛集市原种猪场的办公室,从闭路电视中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猪舍中每头猪的情况,这与传统的那种“臭气熏天、蚊蝇乱飞”的散养猪圈有天壤之别。

猪肉是菜篮子里的主要内容,其供应情况直接影响着人们一日三餐的质量。2007年5月,生猪和猪肉价格突然猛涨,相比2006年竟然高出一倍以上,这令很多老百姓都感受到了压力。

对于猪肉价格猛涨,一般的解释主要是以下三个原因:一是饲料价格上涨,养猪成本增加;二是生猪价格的周期性波动,2006年生猪价格大幅度下跌后,养殖户淘汰了种母猪,导致2007年仔猪和生猪的供应量减少;三是生猪疫情严重,特别是高致病性蓝耳病流行导致生猪饲养量下降。这三个方面的共同作用,造成生猪供求失衡,猪肉价格上涨。

然而,从更深层次的角度来看,养猪生产模式处于转型期也是猪肉价格猛涨的重要因素之一。传统养猪生产模式正在向现代化和规模化方式转变,在这一转变的初期,农村散养户退出了养猪业,而现代化规模养猪还未能完全及时跟上,导致养猪总量下降,最终造成生猪的供求关系失衡,使得猪肉价格走高。

现在,局势正在往好的方面扭转。2007年以后,国家畜牧部门从源头抓起,大力推行标准化健康养殖方式,并同步推行“逢猪必贷”的宽松政策,养殖集约化、管理标准化的养猪业链条正在逐步形成。

向规模型养殖转型

农户分散饲养是我国劳动人民在小农经济历史条件下,沿袭下来的一种养猪生产方式。广大农村至今还保留着上千年的“几亩地、一头牛、几头猪、十几只禽”式的庭院经济生产模式。据在河北省某畜牧站工作的研究员侯先生介绍,在他所在的地区,散养目前占了生猪养殖的66%,全区20多万农户,平均每户养上两三头猪,全区散养生猪就可以达到60万头以上。

在规模养殖还未成气候之时,散养就成为了生猪鲜肉市场的主要供货源。但庭院养猪生产规模小、管理落后、交易成本高,且无法抵御市场不确定性和波动所带来的高风险,因此并不能适应现代养猪业的发展要求。

“散养户抵御市场风险的能力很低。”侯先生表示。市场风险一般是指养猪行业的周期性价格波动。自工厂化养猪以来,我国养猪行情的波动周期约为3年左右,且波动幅度相当大。市场行情好时,每头猪可以赚三四百元;可亏损时每头猪能亏一两百元。

此外,由于散养户一般是利用闲散的农副产品喂养,有什么喂什么,饲养不规范也不科学,一样大小的仔猪养到出栏,散养户一般要用8个月的时间,比规模养殖场多出两三个月。侯先生认为,饲养周期加长,使得养猪户的成本加大。“但如果购买饲料来喂养,由于散养数量较少,成本也会很高。一旦饲料价格上涨,成本压力更会剧增。如果生猪价格下跌,养猪实际上就成为了一个亏本的买卖。”侯先生补充说。

亏本的事谁还能做呢?目前,国内养猪行业还缺乏足够的信息沟通及调控机制,散养户往往只是凭自己对市场价格及利润水平的判断来决定生产与否或增减存栏。所以,当到下一个周期猪价开始上涨时,散养户很多没有猪可卖;而当猪价下跌了,他们的存栏又总是满满的。

“散养户的另一劣势是疫病防范跟不上。”侯先生表示。因为量少,散养户的疫病防范意识不够,加之农村一般是实行畜禽混养,这就很容易引起互相感染。比如兔和猪,兔可以长期带着猪瘟病毒而不发病,但如果在猪圈里建兔舍,兔就会把自己感染上的猪瘟病毒传给猪。所以往往当疫情来临时,受影响最大的就是散养户。

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中国养猪业开始了规模化转型。80年代初期,规模化养猪占全国养猪总数不到10%。在经过几轮市场起伏后,农户养猪由90%以上的市场份额降到现在约70%的份额,规模化养猪由不足10%提升到了30%。在这样的转型过程中,不少大型养猪场开始建立。

标准化建设提速

在人们的印象中,养猪场一向是臭气熏天、蚊蝇乱飞。然而,一走进河北省石家庄市辛集市原种猪场,映入记者眼帘的是一座整洁的院落,院里花红草绿,盛开的玉兰在微风中摇曳,一派生机。这里是猪场的业务区,与猪舍只有一墙之隔,却闻不到半点臭味。

“这是经过省无公害产地认证的标准化养猪场,业务区、生活区和养殖区是严格分开的。其实即使是在养殖区也没有什么臭味,因为工作人员每天都会对猪舍进行冲洗,猪粪尿全都流入沼气池。”办公室主任贾书良介绍说。这个猪场共有6座大小沼气池,猪粪全部用来生产沼气,实现了资源化处理,怪不得闻不到臭味。

“看,靠墙的那道管子是地温中央空调,猪舍里的温度能常年保持在15°C至20°C。为了确保无公害,猪饲料不能用添加剂和激素,还要定期对猪进行体检,确保每头猪都健健康康。”换上一次性鞋套,记者跟随贾书良来到了一间大办公室,这里有闭路电视,从里面可以清楚地看到每个猪舍的情况。母猪、仔猪、商品猪分别住在不同的猪舍里,母猪正悠闲地散步,仔猪则懒洋洋地趴在铺有塑料网的床上小憩,一个个都显得那么安闲舒适。

“在各级政府的大力扶持和引导下,现在,像这样的标准化养猪场越来越多了。”石家庄市畜牧水产局有关负责人告诉记者,近年来,国家和各省市都在进一步加大对标准化养猪场的补贴力度,石家庄市就对67个标准化规模养猪小区进行了补贴,共补贴259万元。2008年,国家还对石家庄市107个标准化养猪小区进行了补贴,共补贴2500万元。此外,为扶持养殖业发展,石家庄市还大力推行了母猪保险补贴制度,藁城等5县市还争取到了国家生猪调出大县补贴。

在采访中记者了解到,按照《标准化养猪场验收标准》,所有享受补贴的养猪场都必须做到“四有四分开”。即生产区与生活区分开;生产区与粪便处理区分开;正常猪与病猪分开;种猪与商品猪分开。大门口有车辆消毒池、人员消毒室和高压喷枪等消毒设施;有兽医室、常规防疫检测设备;有污水排放、粪便堆放及无害化处理设施;有统一的管理和服务设施。此外,小区要建立统一的服务组织或合作组织,并有专职防疫技术人员;必须同步建设相应的粪便和污水处理设施;新建养猪小区空旷地带的绿化覆盖率均不低于30%。

无缝隙监管

“现在给猪喂什么饲料,不仅仅是我们公司的事,畜牧部门也会经常来检查。”猪场的相关负责人化世鹏拿着一本厚厚的饲料使用记录告诉记者,目前它们已经建立了严格的饲料登记制度,从哪里进的料、批号是什么以及生产日期等都要严格登记;兽药也是一样,畜牧部门执法人员会不定期进行抽查。

在采访中,记者了解到,石家庄市畜牧部门从源头抓起,加大了对生猪质量安全的监管力度,要求各养猪场对所用饲料、兽药等投入品均要严格登记。规定猪场使用的饲料及饲料添加剂,必须是正规饲料生产企业生产的饲料产品;自配饲料必须严格按照国家有关要求进行配制;购进蛋白饲料必须索要《饲料生产企业审查合格证》复印件和三聚氰胺检验合格证明;自配饲料严禁添加违禁添加物。而且,饲料中严禁添加有害物质超标的原料(包括人工增色剂)和国家明令禁止使用的饲料添加剂。此外,饲料存储室必须保持卫生整洁,定期消灭老鼠,所用药物为不会造成二次中毒的灭鼠药。

不仅如此,为确保上市生猪无疫病,石家庄市还实行了严格的生猪防疫制度和猪场消毒制度。所有养殖的生猪必须严格按照免疫操作规程进行免疫注射,免疫的生猪要佩戴免疫耳标,并建立免疫档案。生猪出栏销售时,如果没有免疫耳标和免疫档案,动检部门将不予出具产地检疫合格证明,也就无法上市交易。

同时,石家庄市还实行了畜产品质量责任人制度和监管责任人制度,规定猪场负责人为质量安全责任人,必须严格按要求实施生猪生产,并把常年生猪存栏200头以上的养殖场全部列入重点监管单位,实行监管责任人制度。目前,通过层层责任分解、事事责任到人,严密的生猪质量监管网已在石家庄市形成,这不仅为生猪质量安全提供了有力保证,也确保了养猪农民稳定增收。

养猪场里的先进技术

尽管国内的养猪场在建国60年来,已经取得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但发达国家的先进养殖和管理技术仍值得我们学习。从他们身上,我们能看到中国养殖业发展的未来。

在日本,富士通公司为养猪业设计了一套完整的生产管理系统,在这个系统中,富士通大量运用了带有高容量高频RFID标签的耳标,将过去使用纸(现场调查记录)处理的履历管理电子化。引入RFID标签后,养猪场就有能力对每一头猪的饲料投放、病例、投药信息进行统计。目前,用于养牛的系统正在测试中,日本有明确的法律规定,三年后所有养牛场都将采用RFID标签进行管理。

60年前曾用水浮莲养猪

一位参与过下乡劳动的知识分子给记者讲述了自己的饲养员经历:1960年秋,上班第一天,我就深深地感受到了“巧妇难为无米之炊”的滋味。三十几头猪,一天喂两顿,而饲料呢,就是河面上的水浮莲。这水浮莲虽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可是光喂水浮莲,猪根本不长膘,瘦得像猴子。所谓“精饲料”,不过是指食堂里的泔水。那时,人都吃不饱,学校纵然有五千来人吃饭,可是用餐过后,食堂门口的四只泔水桶总是空的。面对这种困境,农场领导和我都心急如焚。

后来,我们决定尝试用大粪喂猪。喂猪的大粪必须烧熟、煮透,为的是杀菌。揭开锅盖,臭气冲天,差点把我熏背过去。有了这次的教训,以后揭开锅盖后,我就先逃向室外,待恶臭略微飘散之后,再将粉碎好的水浮莲倒进大锅搅拌,然后将“饲料”倒入猪食糟。

奇事出现了。平常,猪都是冲向食槽,埋头争食。而此时,猪沿着食槽兜了一圈,东嗅嗅,西嗅嗅,跑了回去,对“新饲料”来了个“绝食抗议”。过了五六分钟,猪才三三两两、懒洋洋地走向食槽,用嘴巴乱翻、乱掘,专挑水浮莲吃。大耳朵一煽,粪汁四溅,弄得满屋子都是大粪,狼藉一片。无疑,这次尝试,我们失败了。

农村网  责任编辑:农村网
 

      温馨提示:您正在浏览的文章是“养猪场里的“标准化”生活介绍”
      原载地址:http://www.nongcun5.com/news/20190114/63841.html
      版权声明:本网站刊载的资讯由网友提供分享,资讯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表示农村网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建议。网友转载请注明原作者姓名及出处。如有侵犯到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对于农村网的原创作品,受国家知识产权保护,版权属于农村网所有。转载务必注明出处及作者。凡用于商业用途需征得书面同意,否则追究法律责任。
 
 
[ 新闻资讯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参与评论

 
推荐图文
农业网站建设_农业网站设计_农业网站制作
推荐新闻资讯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版权隐私 | 帮助中心 | 网站地图 | 商务合作 | 网站留言 | RSS订阅
工信部信软〔2015〕440号   农市发[2016]2号   国发〔2015〕40号   农发〔2017〕1号   中央一号文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