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资讯 » 农业新闻 » 国内动态 » 正文

浙江瓯海:农资丑小鸭变白天鹅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7-08-29  来源:中国农业新闻网-农民日报  浏览次数:82045
内容摘要:徐协春授托代管的名贵花木全挂上了特有的标签阅读提示浙江温州瓯海区在全国率先推行了农民资产授托代管融资模式,农户用自有的动
 

 

徐协春授托代管的名贵花木全挂上了特有的标签

阅读提示

浙江温州瓯海区在全国率先推行了“农民资产授托代管融资”模式,农户用自有的动产、不动产及其他经济权益,经由专门机构评估和托管,便能获得银行授信和贷款。这种变财产抵押为托管授信的融资模式,极大拓展了农民的产权价值,激活了农村巨量的沉睡资产,目前该项改革已为瓯海农民贷款融资超过21亿元。

本报记者 朱海洋 文/图

国家对普惠金融高度重视,银行也都在身体力行,然而上头热、下头盼,可到了农村,贷款难依然如故。在“非抵押登记不贷、非担保不放”的传统模式主导下,最后,普惠金融都成了“精英贷”。

是农民没有贷款需求,还是他们缺乏资产?显然都不是,农民手中有房有车,还有各种权证等,只不过,这些沉睡的资产,在许多银行的柜台前,并无多少价值。

早在2012年,浙江温州就获批创立全国金融综合改革试验区。近日,记者在该市瓯海区采访发现,当地农商银行推出一项名为“农民资产授托代管融资”的业务,凡是农民认为有价值的,银行认为风险可控的资产,均可拿来贷款。试点一年多来,该行已放贷6468户,金额超过21亿元。

农村金融这只不被看好的“丑小鸭”,是如何在瓯海的模式创新中变身“白天鹅”的?记者进行了深度调查。

瞄准“饥饿”的第三种群体

在瓯海农商银行董事长潘志坚看来,当前农村金融需求呈现出一饱一饿的“442阵营”:首先,20%要么是不需要贷款,要么是不适合放贷的;其次的40%,则往往手握能登记的财产,以及可以找到合适的担保对象,这部分人属优质客户,所有银行都在你争我夺,某种程度上,给外界造成了农村金融服务充分的错觉;而剩下的40%农民,则对资金需求处于“饥饿”状况,致富门路与思想非常封闭。

“对第三种群体,这些年,很少有银行从机制上进行突破,即使偶尔简单搞几笔信用贷款,也凤毛麟角,甚至出现了任务式的‘伪信用’。如何破局?光靠政府出台政策、建立风险金,又或让保险参与其中,都解决不了根上问题。”潘志坚直言,要治本,关键还得从银行内部的改革入手。

谁来扛起这面大旗?潘志坚认为,农商银行由农信社改制而来,对三农知根知底,理应冲在前头;另一方面,这也是“小不点”银行的差异化优势,是实现转型的不二选择。

解决了认知层面的问题,关键就看如何满足这40%群体的金融需求。深入调查后,瓯海农商银行发现,主要障碍在于农民手里掌握的财产缺乏与银行机制嫁接的渠道,导致难以有效盘活,也因此,这块业务从来都是拱手让给了民间典当、担保等高利贷市场。怎样唤醒这些“另类资产”?瓯海萌生了一种在金融词典里都未曾出现的新模式:农民资产授托代管融资。

简单来说,就是以准信用贷款为母体,并与农民不能登记、不用登记、不好登记、不可能登记的财产接轨,从而真正激发普惠市场的潜能。记者发现,在这些资产类别中,除了农房权证、村级股权、农村土地承包权,还有农村的车位,以及失土农民的拆迁安置权、社保养老收益权,甚至还有农业商标、农业装备等,总之,只要农民认为有经济价值,银行认为风险可控的资产,都可用于授托。经过盘点,瓯海整理出35种之多,大概能盘活300多亿的农民资产,惠及全区近一半农户。

一种信贷模式的突破

潘志坚强调,“代管融资”并非一款简单金融产品,而是一种信贷模式的突破。既然如此,就势必要求其建立一整套健全的组织架构,以及完善的运行机制和风控机制。对此,在正式推出前,瓯海农商银行可谓动足了脑筋。

在组织架构上,除了遍布全区47个网点的客户经理,瓯海农商银行在全区建立了151个联络站,覆盖了所有开办此项业务的行政村,再聘请153名兼职性质的村级协贷员。这样一来,办贷点一下移到了村门口,方便了群众,也解决了信息不对称的问题。

蔡桥密是潘桥支行的客户经理,过去放贷,只需坐在办公室里,等待客户上门即可,现在她联系横屿头和陈庄两个村,一周至少有两天在村里。“一年时间里,我手上客户新增了100多户,有时候雪中送炭,让我觉得特别有价值。”当然,单子多了,蔡桥密的业绩也好了,自然有了积极性。

过去农民贷款,手续繁琐,5万元贷款,跟5000万元贷款的手续相差无几,光手印就得按20多个。如何让农民最多跑一次?瓯海想到了“准贷证”的办法。简单说,就是采取“整村推进”制,不管有无需求,事先上门开展财产评估,对符合贷款条件的农户,直接现场颁发“准贷证”,农户拿着这张证,三年有效期内,可随到随贷。

为了评估和托管资产,瓯海农商银行引入第三方评估机制。资产登记完成后,所有权证类文本由农商银行代管,授托代管动产类由第三方评估公司代管,其它需要人工培育饲养的家禽、农作物等,以及授托代管的不动产则由村集体经济组织负责。一般来说,贷款期限最多可达三年,利率较市场能优惠不少。

作为金融产品的重中之重,风险管控自然最受关注。瓯海农商行改变过去“吊在法院一根绳上”的做法,转而将风险防控分散到几大环节:首先,与村一级签订合作协议,利用村规民约,形成熟人社会圈的约束力;其次,联动房管、工商、林业等相关部门办理资产登记手续,以免权属过户或重复担保等;最后若再出现不良贷款,则启动法律绿色通道。

在潘志坚看来,对小额贷款不用“大炮对蚊子”,上纲上线对付的成本反而更大,把所有贷款人都当打官司对象,实际上也不符合普惠精神。他坦言:“97%守信户是不能用商业标准来评判的,特别是对小银行来说,不能光为了3%的风险,就将这部分服务对象简单拒之门外。”

一个村能贷出近2500万元

一个村,通过“代管融资”,可以贷出多少钱?截至记者采访当天,地处茶山街道的睦州垟村给出的答案是2481.3万元。徐存泳是村主任,又兼职担任协贷员,对此他深有感触道:“不光方便了老百姓,还切实解了不少燃眉之急。”

睦州垟毗邻温州大学城,村里光小微企业就有30多家,老百姓投资热情很高,再加上这几年的“大拆大整”,资金需求量一直很大。像老汉卢元标的房子拆迁后重新安置重建,建房加上装修,得要几十万,过去还好向亲戚借,可现在大家都在造房子。所幸,拿着拆迁安置权,卢元标获得了农商银行25万元的贷款,现在每个月,他只需缴纳600多块的利息即可。

记者发现,在睦州垟村,授托资产类型最多的就是农民住房权、三产指标权,以及失地农民的社保养老收益权和农民拆迁安置权。

徐协春是温州最大的花木老板,手中最大的资产就是名贵花木,但需要融资时,并不能直接拿来转为抵押品。民间高昂的融资成本,再加上风险性,让他万万不敢触及。

山穷水尽疑无路,正是“代管融资”让他柳暗花明又一村。最终,徐协春凭借116棵名贵花木和一间农房,获得了1000万的贷款。如今在“协春园艺”,授托代管的花木全挂上了特有的标签。

该项目试行一年多来,截至8月8日,瓯海共有6468户农民办理过该贷款,累计金额超过21亿元,帮助当地农民减轻了2.2亿元的利率负担,其中,历史上从来没有贷过款的农户有一半以上。随着知名度的提升,根据测算,未来这一市场规模将达到80亿元。

当然,通过这一探索,也为瓯海农商银行找到了一条适合自身发展的道路。潘志坚说,尽管该项业务量仅占全行总量的10%,但发展势头不容小觑,关键是在如林的银行中,为农商银行创立了“拿手好戏”,真正激活了农村巨量的沉睡资产。

中国农村网  责任编辑:中国农村网
 

      温馨提示:您正在浏览的文章是“浙江瓯海:农资丑小鸭变白天鹅”
      原载地址:http://www.nongcun5.com/news/20170829/55120.html
      版权声明:本网站刊载的资讯由网友提供分享,资讯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表示农村网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建议。网友转载请注明原作者姓名及出处。如有侵犯到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对于农村网的原创作品,受国家知识产权保护,版权属于农村网所有。转载务必注明出处及作者。凡用于商业用途需征得书面同意,否则追究法律责任。
 
 
[ 新闻资讯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参与评论

 
推荐图文
农业网站建设_农业网站设计_农业网站制作
推荐新闻资讯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版权隐私 | 帮助中心 | 网站地图 | 商务合作 | 网站留言 | RSS订阅
工信部信软〔2015〕440号   农市发[2016]2号   国发〔2015〕40号   农发〔2017〕1号   中央一号文件